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手指缝里流失的爱(六)  

2008-01-22 19:24:39|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 的 延 伸

我和海盼发生的肌肤之亲,好像不仅仅是性的需要,又好象不是爱的体现。当时我的思绪很乱,看着她是惊,是喜,是不安。发生了,是正常还是不正常?都说不出原因得不出结论。海盼在事后对我说,她一个人在宁波,白天是董事长,众人眼里的强女人之花,一到晚上她萎缩在被窝里,是一个小到尘埃的小女人。她在空荡荡的房间中,悬浮着一颗空荡荡的心。她不再为过去的事流泪,却为自己的心无法着落流泪;她不为她的事业流泪,却为自己找不到爱流泪。她说,她彻头彻尾地喜欢上了我,但不敢对我说“爱”字,因为我不可能爱她,不可能和她永远,如果说了“爱”字,就给了我沉重的负担,也使她觉得对不起周虹。她又谈了公司的事,希望我继续帮她。

以后一段时间里,我通过学生的父亲,帮海盼找了擅长商务官司的律师,她也通过国外的同学委托了一个外国律师,最后经过几次交锋,国外的那家公司主动撤诉。海盼非常高兴,带着她的表妹,又一次请我吃饭。她的表妹很敏感,从我们的言谈举止中,觉察了我和海盼不同往常的关系。她甚至半开玩笑地对她表姐说,表姐,你要得到你的爱,就不必去顾忌别人,追求爱是每个人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只要这个人没有结婚,就谈不上道德规范。她还嘲讽她的表姐,白白在国外留学多年。海盼瞪了表妹一眼说,小孩子说些啥呀。我当时听着她们说话,没多插嘴。饭后就向她俩告辞出来了。

我走在中山路上,感觉身上燥热,掏出手机给周虹打电话。周虹接了,我对她不停地说,虹,我想你,想你,你再不来,我要跳三江口了。她在那头咯咯地笑,说了我好几遍“傻瓜,傻瓜”,说她也时时想念我。我说,我要去杭州看她。她说,她过几天要进行论文答辩,通过后她即来我处。我叹了一声说,相思苦哇!又引起她咯咯地笑。

她来了,我到车站去接她。她一下车,我就拥上去吻她。她妩媚地瞧着我,牵起我的手说:“人家汗津津的,杭州热,想不到这里也热。”

我把她的手贴上我的嘴唇,说:“我的心比天还热呐!”

她说:“我也是!”

走进酒店,我故意问她:“是不是还要再开二间房?开一间吧?”

她似笑非笑地说:“一间可以,但你要坚守诺言。”

我说:“一定,一定!”

在房间里,我俩先后洗了澡。接着,我和她对视了几秒,几乎同时张开双臂扑向对方。我们搂着抚着吻着咬着,仿佛几年来积聚起来的情感,一下子在此时此刻迸发。当她薄薄的衣衫飘然滑落时,我看到了她白玉无瑕的身体,是圣洁的无比美妙的的身体。不可思议是,我突然强烈地感觉到自己不能做进一步深入的事,我必须毫无损伤地保护她,我要等到真正属于我和她的那一天,让天和地,让全人类,让大自然都来庆贺我和她共同进入仙境的那一天。

我对她说了这样的话,她哭了然后笑了,脸上就像文人们常常描写的“带泪的梨花”、“鲜红的桃花”那样,使人欲摘不忍。

她将我的手捧在她的胸前,幽幽地说:“文,我爱你,用我的一生爱你!”

我吻着她的眼睛,说:“我生中爱你,生后也爱你!”

 

注:最后一节明天发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