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一粒红豆、一枚铜钱、一颗相思扣   

2008-01-07 00:02:10|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示:以下是“八人谈爱”之一,江伟讲述他的故事。分两次载完。

 

                                                              

 

背    景

我是从厦门集美航海专科学校毕业的,现在是集美大学航海学院了。这个学校很有名,是爱国华侨陈嘉庚在1920年创办的,当时叫集美水产航海学校。听说中国远洋船中10个船长有5个是从集美出来的,你们想想,了不得啊!

我学的是轮机专业,我喜欢跟机器打交道,实际上是听了父亲的一句话。他说,穷人家的小人学一门技术就可以一生有饭吃。我家乡在余姚山区的深山冷岙里,父亲是山民,母亲在捉柴时摔坏了一条腿,生活形容得上饥寒交迫哩。不讲这了,嘿嘿,父亲大人的话是至理名言,使我终身受益。现在我拿几万元一月,生活是无忧的了。

好好,言归正传,就要讲到我的爱了,不过背景还再说几句。我在集美读书时,学校里清一色都是男学生,没有女学生。所以不像现在的大学盛行谈情说爱。我们也比较单纯,特别是我,一门心思读好书。不过单纯是单纯,在夜里也是会想想女人,也会画画地图,哈哈!我就想过,毕业后有了工作,结上两笔钱,一笔给父母,一笔自己抬媳妇,目标就这么简单!

毕业前夕,厦门搞了个全市大学生联欢会,我们学校的应届毕业生都去了。这一去啊,给我留下二十余年遗憾!

联    欢

那天,走进联欢现场,我就自卑起来,后悔不应该去。为啥原因?当时我穿着打扮活像个给联欢会搬桌子椅子扫地拉大幕跑龙套的下等人。那时,改革开放有几年了,生活也逐渐好起来,大学生们大多数都扎起皮鞋戴上了走私表。而我还是一双解放军跑鞋,穿着唯一的一套的确凉衣裤,寒酸极了。尽管我个子高大,相貌还上照,但我还是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响。似乎这热烈的场面与我无关。

突然,场上有人在大声叫我的名字。我茫然地抬起头,只见我班的同学“活狲”跑到我面前,催促我,快,快,去喝只歌,轮到我们了!说实话,我的歌喉有相当水平,跟阿宝差不多,从小在山中炼出来的。可此时我不敢唱啊,我怕一亮相,一身行头全暴露了。同志们,塌台呐!

掌声响了起来,越来越响越来越急,我迟缓地站起身,被“活狲”推动着来到台前,当我望着黑压压的人群时,心中的激情一下子上来了。我对着台下说,要用家乡话唱家乡的滩簧《《鹦歌班》》。唱之前,我先用普通话将歌词解释了一遍,然后唱道:

下海头,咸地畈;

新讨老婆困到晏;

公爷起来买下饭,

婆婆起来烧早饭,

奈道伢格媳妇懒勿懒。

要问为啥有介懒?

上未之夜里听了“鹦歌班”,

鹦歌班,勿推板,

一把二胡一副板,

两个人唱唱勿推板,

男人听得勿出畈,

女人听得勿烧饭,

鹦歌班,是拉下海头人的长下饭

侬话鹦歌班崭勿崭?

唱完后,我弯腰向台下鞠了个躬,当我直身时候,掌声喝彩声把顶梁柱也快要震倒了,这场面你们没有经历过吧?

以后的情景可想而知,我成了骄傲的王子。在大家的起哄中,和一个万分漂亮的女大学生合唱了80年代初流行的歌曲《大海一样的深情》:

月光洒在银色的沙滩上  

海呀 翻卷着层层波浪  

海风拨动着琴弦哪  

伴随着我把歌儿唱噢  

啊 台湾!  

富饶而美丽的宝岛啊  

我日夜把你来遥望  

啊!  

我怀着大海一样的深情  

把台湾同胞常挂在心上  

海鸥展开洁白的翅膀  

飞吧 向着那东方飞翔  

飞到宝岛台湾哪  

飞到槟榔树上噢  

啊!海鸥  

我愿和你一同飞翔啊  

去把台湾同胞探望  

啊!  

盼望着祖国统一的时候  

我们同把团圆的歌儿高唱

还有几个九千分漂亮的女大学生教我跳交谊舞。嘿嘿,幸福啊!

初    恋

联欢晚会后,回到学校宿舍,准备洗澡,当我脱下衬衣时,发现口袋中有一件硬邦邦的东西。我掏出一看,是一颗圆状中间凸起的用细丝线和绸布编扎起来的扣子,比大衣的扣子还大点。啊啊!这是相思扣啊!谁送给我的?我努力地回想在联欢会上的点点细节,可是一直想不出是谁送的。我双手捧着相思扣,热血沸腾,一定是个女同学塞给我的,一定,一定!我想拆开它,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可又怕里面没有让我明白的东西,拆开后可惜了这颗精巧的扣子。又想,如果是哪位女同学对我有意思,就一定会和我联系的。我美美地想着,美美地哼着歌美美地洗好澡,然后就把相思扣放在胸口上,用双手护着它,美美地睡了个好觉。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傻乎乎地过,傻乎乎地等待。她没有出现。可是我没有失望,我想,等我毕业了,哪个她也毕业了,那时她就会找我来了。

别人初恋是有具体对象的,我的初恋却是抽象的。我不断地回忆起那天联欢会上和我接触过的女同学,想象着是她,是另一个她。不断地肯定又不断地否定。这个想象的过程始终是甜甜的探究式。

可是到我毕业分配后,一年又一年,哪个她仍旧没有出现过……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