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阿晨在八十年代(14)  

2011-05-02 16:39:18|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队长王元    [上]

 

王元,浙江三门人。他到船队之初,给人的印象如下:中等身材,不苟言笑,一身黑色海军军官呢服装和一双大头黑皮鞋;一幅黑黝黝的四方脸庞和一排板刷样的短粗头发。

他原是军人,曾在南海舰队某舰艇大队任大队长,参加过西沙之战。他的夫人也是军人,和他一起转业到贸市港务局,在局属另一个单位任工会主席。夫妇俩在贸市港是唯一的一对处级干部。

王队长具有显明的军人风格:做事果断,说话干脆,好恶分明。由于“果断”,他就不容别人反对他;由于“干脆”,他就讨厌别人罗嗦;由于“分明”,他就会耍政治手腕。

他刚到船队的几个月,比较孤立。当时科级以上的干部,基本都是前任党委书记提拔起来的。前任书记在位时,船队是他们的天下,现在他们感到失势了,于是将怒气发泄到现任领导身上。他们以政工科副科长为核心,圈成一团,牢骚怪话,消极对抗。原队长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工作难做,就自动申请调离了。书记调走后,副书记没能立正,却来了个“黑炭”,使那帮人大失所望,于是就在暗底下兴风作浪,有人甚至去局里,反映队行政领导管得太宽,手伸得太长,强烈要求将副书记扶正,因为副书记“党性强,且已有主持全面工作的实际经验”。殊不知,这一动作,却使局提高了警惕,派来了一位书记。

书记姓袁,资格不浅,也是转业干部,曾在海军舟山基地政治部当过副主任。据说,在文化大革命时,一度跟错队,参与整过一位高干子弟。文革后,其父位居显赫的这位公子重访部队,看见了袁,惊讶地问陪同人,这人怎么还在部队?就这一句话,袁便被转了业。

王元队长和袁书记相处融洽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们完成了对船队干部队伍的整顿。阿晨当时不知道,这整顿的源头,正是从他第二次起草的职代会报告开始的。

阿晨的日记里有这样的记载:王队长找谈话,主题是准备召开职代会,在起草报告时必须点明存在问题的严重性和坚决执行队下达的各项工作任务的重要性,并强调要坚决刹住华而不实、得过且过的工作作风;袁书记找谈话,主题是在报告中,要明确提出学会做思想政治工作,要紧跟当前形势,坚决反对搞小圈子;报告主要内容,队里进行两次讨论;所起草的报告,经职代会主席团讨论通过,根据主席团意见稍作了改动,定稿;王队长表扬说,写得不错,但不要骄傲;明天要开职代会了,王队长说,你不参加怎么行呢?昨天下午发给本人一张通知书,在代表名单上,用钢笔写上了本人名字,成了代表。

职代会开了两天。第二天讨论报告时,机关小组气氛聚变紧张。人事科汤姓科长打向第一炮。他对报告中提到的“工作不要停留在口头上”一句尤其不满,说:“照这么说来,去年我科没做过实事了。实际上,我科做了大量工作,应该表扬。‘停留在口头上’的提法偏激!”

计财科莫姓科长紧跟着发言说:“报告中要求‘对经济活动作透彻分析’的提法太绝对,我永远做不到!实际上,局对我科做的财务分析评价很高,要比其他单位做得好。”

团委书记很激动地说:“报告中提到‘要学会做思想政治工作’,‘思想政治工作跟不上新形势的发展’,这些提法不对。我们连思想政治工作也不会做了,还要学着做,这不就是说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得一塌糊涂吗?”

安全质量科龚副科长讽刺地说:“报告写得这么详细,又不是总结。”

保卫科长吕也阴阳怪气地说:“这是行政工作报告,思想政治工作是党委管的事,行政报告提这些事,是不是不大适宜?”

职代会结束后,代表们在食堂聚餐。汤科长又在大发议论说:“怎么看干工作?伏在桌上写东西是工作,而我看报纸也在干工作,从报纸中获取信息。不仅如此,吹牛皮也是工作,不少事情正是从吹牛皮中知道的。你以为我抽着烟,坐在这里没事干,其实我是在思考问题。所以不能以实际工作干得多少来衡量一个人的工作量。”

他的这番话,顿时引起不少代表的反感。一位来自驳船队的船员代表当面对他说:“照大科长你这样的说法,我们就不用开船了,坐在船舱里,看看报纸喝喝酒吹吹牛皮,就算工作了?”

队长和党委书记认为,职代会上暴露了某些人的内心世界,是好事,证明了搞小团体现象确实存在,决不允许这些现象再继续下去,必须从思想上、组织上采取措施,坚决刹住这股歪风邪气。队党委连接开了三次会议,形成一个任免文件,免去了政工科副科长和人事科长的职务。

汤科长被免去职务后不久,离开了船队。他是杭州人,原在煤矿工作,他父亲是某航运局局长。汤调到船队后先在机务科做采购,由于盲目采购船舶零配件,造成大量积压,被局机务处通报。前任书记又将他调到人事科提升为科长。据说,他免职后,其父感到儿子无颜再在港务局混,只好通过关系,把他调到省人保公司做保险事业去了。

至于那个政工副科长,被免职后的工作虽不像汤那么幸运但也稳当。他本来一无能力二无靠山,他唯一的特长,是在生活上十分周到地服侍前任书记,被人称为“热水瓶”科长。原因是,他上班几乎什么事也不用做,就只替书记管牢两只热水瓶。阿晨听说过,他两个月写不出一份象样的东西,前任书记曾无奈地批评过他:“我这个党委书记,还要替你当秘书。”前任书记走后,他感到自己位子岌岌可危,于是就搞起不正当的动作来了。他被免职后,去向前任书记哭诉。前任书记可怜他,设法将他调到一个作业区的工会,做起了图书管理员,虽然权没了钱少了,但能安稳终生。

 

草于2011-5-2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