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关于仓嘉央措及其情歌之真伪  

2012-07-27 12:56:25|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一个网友在Q聊时对我说,仓嘉央措的诗耐人寻味,比如“见与不见”,你知道吗?我立马羞惭不已,做了个汗滴状。我说,听名字仓嘉央措是西藏人吧?还真不清楚他是何人,写了哪些诗。网友嘿嘿,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呢!

的确,我在朋友博客中,曾看到过有引用仓嘉央措的诗,但一直不清楚仓嘉央措这个人,以为他是近年来崭露头角的西藏新诗人。我还想当然地以为,仓嘉央措的诗,可能跟纳兰性德的词一样,容易赢得女性的青睐,不在我“研究”之列。那次被网友一激,脑库里有了仓嘉央措。这几天少有公事时,便对仓嘉央措做一些“调查”。

原来,仓嘉央措是300多年前的六世达赖,他生于1683年,14岁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24岁时在被押解北京途中去世。他孤独而短暂的一生充满了各种谜团,几百年来,人们想象着他的离经叛道、放荡不羁,推测着他死亡的各种原因。在当时西藏时局动荡,风云诡谲中,他在政治上并无大作为,唯留下被后人称为情歌的诗篇。

仓嘉央措很年轻,自然向往神秘的爱情生活。他甚至为了和情人相会,不顾清规戒律,深夜出布达拉宫到八廓街黄房子里幽会情人,雪地上留下的一道道脚印,便是他追求心灵激荡的轨迹……

仓嘉央措写的诗,“被介绍到汉语世界实际上已经有81年。1930年藏学家于道泉的汉、英对照本《第六代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第一次将仓央嘉措诗翻译成藏文以外的文字。1939年,在蒙藏委员会任职的曾缄又将仓央嘉措的诗翻译成七言绝句,较为知名的‘不负如来不负卿’即出自这个版本。1956年,仓央嘉措还登上过《人民文学》杂志。”庄晶先生等人搜集汇总了400多首仓嘉央措情歌,最终筛选了124首,于1981年出版。可是,他们对这124首诗的真伪并无多大把握,“也有点儿蒙的成分”。仓嘉央措到底写下了多少首诗歌,至今无人考证得出,年代越往后,收集到的被说成是仓央嘉措所作的“情歌”就越多,几百甚至上千的。有人研究过,仓央嘉措15岁到拉萨正式“坐床”,成为达赖剌嘛履行宗教领袖尊位,24岁时死在“执献京师”途中的青海境内。在他年轻短暂的生命中,写下六七十首诗歌尚属可信,写下几百首、上千首,“几万言”,就难以置信了。那些后来越收集越多的“仓央嘉措情歌”,不过是后人的托附。既然存在这样的托附现象,最初于道泉先生所翻译的六十三首,也未必就都是仓央嘉措的作品。于道泉先生在《译者小引》中就曾怀疑“是否是这位喇嘛教皇所作,或到底有几节是他所作,我们现在都无从考证”。这种托附在今天依然在延续着。

仓嘉央措的诗,多是流露出对渴望爱情而又得不到爱情的郁闷怨怼的心境,是用来释放欲求和戒律冲突的心理焦虑。如以下几首:

“柳树爱上了小鸟/小鸟爱上了柳树/若两人爱情和谐/鹰即无隙可乘。”

“青女欲来天气凉/蒹葭和露晚苍苍/黄蜂散尽花飞尽/怨杀无情一夜霜。”

“芨芨草上的白霜/ 还有寒风的使者/就是它们两个/ 折散了蜂儿和花朵。”

 “虽然几经欢会/却摸不透情人的深浅/还不如在地上画图/能算出星辰的度数。”

“我和情人幽会/在南谷的密林深处/没有一人知情,除了巧嘴的鹦鹉/巧嘴的鹦鹉啊/可别在外面泄露。”

“入夜去会情人/破晓时大雪纷飞/足迹已印在雪上/保密还有什么用处?”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识/如此便可不相思。”

仓嘉央措的情歌,解放前后出版了十多种译本,译风各异。如上述也译成“第一不见最好,免得神魂颠倒,第二不熟最好,免得相思萦绕”,也译成“最好不相见,免我常相恋,最好不相知,免我常相思”。

值得指出的是,在网坛上广泛流传,被称作“仓央嘉措最美的诗句”,都与他毫无关系。

“你见或不见我,情都在那里,不增不减”、“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遇”、“我问佛……佛曰……”、“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这些都不是他写的。

“第一最好不相见”的“十诫诗”,除第一、第二句是仓嘉央措的版权外,其余部分内容是今人“‘白衣悠蓝’观看书《步步心惊》后的续写”。

同样,“见与不见”、“那一天”,也是讹传为仓嘉央措之作。“见与不见”的作者是广东肇庆女子谈笑靖(笔名扎西拉姆·多多)的作品。“那一天”出自1997年朱哲琴专辑《央金玛》中的歌曲《信徒》的歌词,词曲作者是何训田。而“问佛”则是网络拼凑而成的杰作。

这些伪托之作,依我看,比仓嘉央措写得出色得多,耐人寻味得多。而且正因为这些诗歌的流行,造成了“仓央嘉措热”。这是六世达赖决想不到的。

有个叫伍志的学者,曾在2007年进行了一次市场调研,经过调查,他发现喜欢仓央嘉措情诗的人,大多在20-30岁,知道“仓央嘉措”这名字的不少,可基本上都是因为《信徒》那首歌的歌词,很多人并不了解他的生平,甚至不知道他是六世达赖喇嘛。同样,在今天,我通过粗浅学习,才见识仓央嘉措真实的一面。

近几年,仓央嘉措情歌的流行,是因为在“没有宗教戒律压抑的现代男女看来,仓央嘉措情歌中的‘不法之情’,既是一种源自本能的浪漫诱惑之情,又是一种挑战流俗、执著追求的男女真情。在‘真情’这一点上的相通,是今天的人们往仓央嘉措身上托附情歌的直接契机。”

据说,在布达拉宫仓央嘉措的塑像前,没有酥油灯,也很少有人敬献哈达。他只是一具普通的泥塑,一个寂寞的诗人,但是,他留下来的情歌,或以其名义演绎托附的情歌,“折射着人们在特定时代文化环境中的困扰和焦虑,从中可以看到人们沉重的肉身,和那寻求飞升的灵魂。”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也喜欢这样的令人感动的诗句,而不在乎它是不是仓央嘉措写的。

 

 

                                                   草于2012-07-27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103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