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大奶奶总经理助理  

2016-07-21 15:00:12|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奶奶总经理助理 - 从来处来 - 落影如画
 

总经理助理是个白白胖胖的女人。说她的白,是确确实实的羊脂白玉般的白,就像《卫风》诗形容的“肤如凝脂”。说她的胖,是确确实实的体态丰腴的胖,还是像《卫风》诗形容的“硕人其颀”。

她原先在电视台做,公司成立时,经港务局一个副局长介绍当了这个公司办公室主任。这家公司是港务局控股的,董事长由港务局派出,总经理由自然投资人担任。

阿晨到这家公司后,接替她当办公室主任,之前,她任总经理助理兼办公室主任。

阿晨初认识她,是去公司报到后的当天晚上,老总给阿晨接风,餐桌上坐着这几位:她、她的老公、财务部女出纳、司机。她老公面目俊秀,身板毕挺,曾在舰队服役,据其说,还参加过天安门广场阅兵式。他健谈,一边和阿晨不断说话,一边相互干了好几杯白酒,一点没生分的样子。阿晨喜欢他的爽直。他还善喝,桌上一瓶白酒喝完了,他要求再开一瓶。这时候,她眉毛一扬眼睛一瞪,用好听的普通话对其老公说:“你还想喝,你以为主任新来,趁机可以喝痛快了,你当酒店是你开的!”他瞅瞅她,喉结滚动了一下,没声音了。老总说:“没喝多,你们再继续喝吧。”她说:“不行!”老总看看她,也没话了。

坐在办公室里的许多男人,背地里叫总经理助理为大奶奶。物业部经理说得更有形象:“伊伏案写东西,两只大奶奶搁在写字台上,呼之欲出。”他还“郑重”地嘱咐阿晨,大奶奶会迷人,侬要当心!阿晨笑笑说,熟视无睹,岂能被迷?

她老不在办公室,似乎对外公关任务很重。她与副总的关系不好,开办公会,两人经常会呛几句。副总总不明白她到底做了哪些事情,助理却说做了哪些事情,老总知道。逢这个时候,老总坐在会议桌一端,垂头低眉如老僧入定。副总和老总是交通学校同学,说话有时不避讳。他曾对老总说,这个人越来越不像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再也没有看到她当面呛副总的场面。

一个月有一二次,老总会叫上阿晨去酒店或到海边大排档吃饭,一起去的基本固定的还是那么几人:她、她老公、财务部出纳或经理,有时临时再叫上一二个人。饭桌上的接触,使我们的关系都比较融洽。可能由于老总比较信任阿晨,她虽然分管办公室,却从不过问阿晨的工作,更没有发生过居高临下的现象。阿晨很少去她的办公室,因为没有什么可汇报。她也很少找阿晨,因为没有什么可找。但是,却发生过一次阿晨找她谈话的事。这事与老总有关。

公司研究筹备第三届全国性的船用商品展销会事宜,会上她对老总提出的由她担任筹备副组长并负责组织实施工作表示不同意。她说她只是助理,可以协助但不能负责。老总有点火,说,总经理助理不能负责,那要助理岗位干啥?她也大了声音说,上有总经理、副总经理,凭什么要我负责?以前二届我也没有负责过,噢,今年招商难度大困难多就要负责,太过分了吧。老总气极说,我也不和你解释,只问你一句,你做不做?她闻言起身,不做!说着就摔门而出。参会的人面面相觑,副总看看老总说,这是你惯出的后果。

会议不欢而散,助理办公室里却闹得欢——她在那里正在嚎淘大哭。过了一会,老总把阿晨叫去。他皱着眉对阿晨说:“你去做做她工作。”阿晨说:“我行吗?”老总说:“行的,她知道你以前当过领导,比较尊重你。”阿晨说:“给我吃补药了,好,为了工作去试试。”阿晨就进了她的办公室,对着梨花带雨的她,和风细雨地谈了几分钟,终于不负使命。阿晨只着重对她说了二点:一点是老总要你具体负责,是对你信任,而你公开场合顶撞老总,让别人怎么想?二点是你知道不知道副老总在港务局那边有新任务(副老总属港务局编制,正在做保税仓库事),不可能再由他负责具体筹备工作,老总对你这样安排肯定有他的考虑,难道你一点没有领会到?她不是花瓶是聪明女人。她听进去了。她还当面“恭维”阿晨说:“如果你早几年来公司,我这个职位就是你的。”阿晨说:“当初到海岛考察这个项目,就是我和老总两个一起来的,不过知道自己当不来助理,所以没有留下,现在老了才漂洋过海来混日子。”

以后,她又哭过若干次。招商部某好事者的某次小广播:大奶奶又在吵了,从老总那里走出来,嘴脸乌黑,又在哭了,老总追到大奶奶办公室,在门口立了一会,终究没进去。我们都对此习以为常,用不着大惊小怪了。老总曾对阿晨说了句“女人好烦”的话。阿晨出于对老总的关心,曾对她建议有什么委屈尽量和老总私下沟通,不要在公开场合损害你俩的形象。

老总号召大家写跟公司经营有关的论文,并承诺如在报刊上发表一篇,就奖励现金300-500元。阿晨二年写了二篇论文,都在《浙商》杂志上发表了。阿晨没有得到一分钱奖励。阿晨写的论文作者,第一是老总名字,第二才是自己的名字。当然,老总没有主动提出要署名,是阿晨主动将老总名字加上去的。论文不论文,奖金不奖金,阿晨都没有多大兴趣,仅响应老总号召而已。问题是老总要他帮助助理写论文事,让阿晨隐隐感到不快。

老总对阿晨说:“她要评职称,需要论文发表,可是她写了好多日子,还写不出来,要末你帮她写一写?”阿晨说:“她不是留过学做过新闻记者吗?写论文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老总说:“可能她心不在焉。”阿晨更不快地说:“写论文心不在焉,说明她对评职称也心不在焉,那谁心在焉呢?”老总不说话了。阿晨说,可以帮她写个提纲,有用不有用不知道。二天后,阿晨将论文提纲发到她的邮箱里。至于她写了没有发表了没有,阿晨懒得管了。

后来,她没当成副总。老总的另一个同学来当副总。又过了一年多,温州人买走了港务局控股股权。最初,温州人不待见她,可是后却渐渐欣赏了她。温州人搞建材市场项目,新成立一个公司,临时造了办公楼。老总还在老楼,她却先离开去新楼办公。阿晨离开这家公司时,温州人正在造建材市场大楼,她照旧当总经理助理。听说过了三年,老总除保留40%股权,辞去了总经理职务,她终于升级做了副总。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