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在渡轮上时...  

2007-12-02 21:12:10|  分类: 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 转载

下午回舟山,照例登上渡轮。此时风急浪高,站在客舱里隔着舱室玻璃往外望,混黄的海水扑向船体,激起白色浪涛。那浪涛的顶端便是浪花,它一阵阵洒散在二层船舱的玻璃窗上,然后像细雨一样地回到海面里。突然,船体激烈地斜了一下,舱室中一片喧哗;啪啦的声响,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从高处滑跌地上,其间夹着不大的叫骂声。

我始终没有坐下,就站在原地,船不时地摆动,我伸出手往玻璃窗上擦了擦,什么也没有擦到,依旧是浪花迎面。我自嘲地笑了笑。

我旁边有三个小伙子正在摆龙门阵。其中一个胖乎乎的,神色飞舞地对另二个吹:他在大西洋钓金抢鱼,有一次钓住了海猪,鱼杆弯了,但海猪挣脱不掉,他们就将猪牙齿拔了下来,有四十多粒。船长拿走了一半,其余他们平分了。他把猪牙加工成坠子,在香港可以卖1000港元一粒,卖给欧洲人100欧元一粒。他的同伴问他,那海猪牙有多大,他伸出中指说,有这一样粗。同伴又问,那你卖掉了几粒。他想了想说,还没,刚加工好,准备下次去卖。同伴笑起来,在边上的人也笑起来,我也笑了。他却不笑。随后他又吹起别的了。

为了抽支烟,我去了下隔舱(准确地说,不是舱。这艘渡轮在汽车舱与客舱之间有一走廊甲板,设有厕所)。由于没有挡风玻璃,我站在距栏杆不远处,感觉好冷!我边抽着烟边默默地望着前面昏暗的天空和海,猛然想起两年前(我刚到舟山做事不久)的有一天,我在晚上10点多到白峰码头准备乘渡,可是有雾有风,不能开船,于是只好等。在等的时候,我看到候船室里坐满了带着大小行李的外地人,无疑,他们是去舟山打工的。当时,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是到外打工者!这个念头在脑袋中好多天没有消除,直到我乱涂了一首诗后,心中才慢慢地平静了。

现在将这首东东移至此,是为不忘记自己也是个打工的人:

 

深  夜

 

深夜

在候船室

 

里面都是讲着外地话的人群

男男女女围成一堆一堆

看不出他们的表情

好象漫长的停航等待

就如他们外出赚钱前的所有准备一样习惯

 

窗外狂风怒号

海浪兴奋地涌来涌去

渡轮在悚悚抖动

我把一张报纸塞向窗外

随即被风卷起不知去向

 

身犹如处在那旋涡之中

脑海在这天地间翻滚

一个生命的诞生

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和风与烈风会在命运中交错

 

我突然升起强烈地感觉

和同处一室的人群一样

我也是一个外出打工的人

如果歧视了他们

如同歧视了自己

 

此时的环境是灰色的

此时我的心境也是灰色的

我好想和谁说说此时的感慨

我希望有谁能给我涂上金色

 

室内依旧嘈杂

窗外依旧呼啸

突然我看到了那张报纸飘荡又临

于是我的心有了温暖

因为它带给了我的希望

  图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