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手指缝里流失的爱(五)  

2008-01-19 22:30:15|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诱惑

 

我在讲课后第二天,那个女学生又来找我,递给我二千元钱,说是她表姐给我的劳务费。我说我不要。女学生说,表姐说了,有偿讲课也是游戏规则。我说不要就是不要。她看看我说,那我回去跟表姐说。

过了几天,女学生的表姐打电话给我,说有事想和我谈谈,是公事。我在和周虹通电话的时候,顺便把这事向她说了。周虹在电话上嘻嘻一笑,说:“莫不是人家看上你了。”

我说;“人家看上我有什么用,我只看上你一人!”

周虹说:“你去吧,人家请你,你也要尊重人家。”

女学生的表姐叫海盼,名片上写着的职位是开发区某某科技公司董事长。那天晚上,我们在在华侨饭店小餐厅见面了。她打扮很时尚,也很有气质。这种气质是我从没有感受过的,是那种言谈举止透露出高雅而又自信的气质。她也很美,但是她的眼睛里像有雾状的东西笼罩着。我不禁想起周虹那双清晰如水的眼睛,心里陶醉了一下。

海盼要点一瓶路易什么的洋酒,我说不用。她说那点什么酒?我说就点绍兴女儿红吧。她笑笑没说什么,就叫服务员拿来了。

她端起酒杯说:“为我们的相识干杯!”

我说:“谢谢。”问她:“您找我来,有什么事?”

她说:“您的讲课给我和我的员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请您到我公司工作。”

我笑起来说:“您别开玩笑了,我只是个书生,除胡讲一通书上的东西,并无其他技能啊。”

她说:“我不开你玩笑,说真话。您在学校里可是个著名人物,我表妹她们对您崇拜得不得了。我也听了你的课,对我启发极大。我想发展公司,可缺少像你这样的能善于接受新知识,善于将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的人才。”她微笑地看着我,又说:“我需要诸葛亮这样的人才,不要他冲锋陷阵,只要他在我身边出出主意参与决策,我深信我的发展目标一定能早五年实现!”

“哈哈!,您高抬我了,诸葛亮可不是一个极好的人才,他没有多大的治理才能!”

她盯住我说:“可是,诸葛亮具有一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心!”

我喝了一口酒,说:“海董,非常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可我得郑重地告诉您,我不会去您公司的!我喜欢现在的职业,我也必须遵守我的一个承诺,那就是一不做官二不经商。”

“承诺?向谁承诺了?”她显出惊奇的样子问。

“我的朋友。”

“男的还是女的?”

“我的女朋友!”

她“哦”了一声,本来前倾的身子向后靠到了椅子背上,酒杯在她嘴唇边停留了一会儿,随后一口喝了下去。她从包里拿出巾纸,抽出一张往嘴上贴了一贴,然后右手将长发向后挽了挽。看着她的优雅动作,我不知说什么好。

“既然如此,我就不再请求您了。”她说,“能不能介绍一下您的女朋友情况?”

“可以啊。”于是,我说起我和周虹认识相爱的经过。

她听了,沉默了一会,端起酒杯说:“一个有些浪漫,又有些平淡,但令人向往的故事。为您祝福,干杯!”

我想,她说“为您祝福”,应该是为我和周虹祝福呀,她可漏了一个“们”字。我笑笑,也举起杯:“为您事业兴旺干杯!”

告别时,她说,希望以后再见面,就不必认生了,直叫名字好了。我说行啊。

不知怎么回事,我常常会想起她那双带雾状的眼睛。我把这感觉向周虹说了,周虹说,傻瓜,这是心灵忧郁的流露,这种眼睛最会勾人,你当心哪!我说,我的魂早已被你勾去了,没有其他人再能勾住我。

第二次和海盼见面,是我回请她的。那次我特地叫上她的表妹一道吃饭。看得出表妹和表姐关系亲密,在点菜时,她表妹不住地对我说,这只菜表姐喜欢吃,那只菜表姐爱吃。那次吃饭的氛围非常轻松愉快。她表妹非常活跃,海盼的眼睛明亮了许多,我的演说才能也发挥出来。

吃完饭出来,海盼表妹要表姐自己回去,她说她难得陪陪老师走走。海盼说行,就驾车离去。

在路上,海盼表妹说起她表姐的事。

海盼是温州人。她父亲很早就经营五金电器生意的,属于创造“温州模式”奇迹的发财人群中的一个。海盼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德国,补习德语后就直接上了大学。拿到研究生学位后,又去法国读博士。她会德、法、英三种外语,在她身上既有中国式的中和,也有德国式的严谨,又有法国式的浪漫。她在法国留学时,曾与一个中国男留学生同居。她深爱这个男的,还带他来温州见她父母亲,她父母也很看重能说会道的男留学生。海盼和他回国后,海盼父亲拿出二百万元,作为创业资金交给他们,希望他们两个先去创业。想不到的是,那个男的和海盼在宁波开发区用五十万元注册了一个公司后,只留下另五十万元做流动资金,其余一百万元被那男借口购货带走,从此杳无音讯。海盼忍受着心中巨大的创伤,一个人默默支撑着公司。……

“我表姐好辛苦哦!”海盼表妹说,“我大学毕业后,就去表姐公司帮她的忙。”

“你表姐很坚强,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老师你能帮她吗?”

“我?恐怕不能。”

“唉,如果老师你能和我表姐一道奋斗,我表姐一生无憾了!”

我说:“我相信你表姐一定会有志同道合的人和她一起走路。你小小年纪就不要操心了吧。”

这年寒假,我和周虹欢天喜地又相会了。

她喜兹兹地对我说:“我和我妈全都说好了。我妈不但同意我们婚事,而且还同意她和我们住在一起,就住到宁波来。我会在宁波找好工作的。文白,你说呢?”

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说;“亲爱的,一切随你安排。你工作慢慢找好了,我能养得起你和你妈。”

“我才不要你养,但是你的精神可嘉,奖励奖励你。”她吻紧了我。

我激动起来:“虹,我想要你,要你!”

她的嘴唇离开了我的嘴唇,用手抚摸着我的脸,说:“文,我会用一生来爱你。我说过,我毕业找到工作之时,就是我们结婚之日,那时,我所有的一切,全都奉献给你!”

我将她拥在怀里,深深感受她对我的爱。可此时又有一丝丝说不出的让我难受的东西在身体里游来游去。

春天来了,夏天近了,我和周虹终生相处的日子也快到了。我没事的时候,会像小孩似的弯起手指数着周虹回来的日子;心里炽热时,会跑到江边让风吹醒我的全身。我的工作更勤快,更有效果。一次,我受邀在市委学习会上讲了一次课。课后,市委书记特意留下我谈话,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做他的秘书。我婉拒了。我父亲得知后大发雷霆,说我错过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说,爸,你无非说我拒绝了一个可能从此直上云霄的做官机会。可我不愿意,我当一个教书匠就行了。父亲对我白白眼,说了句“真是朽木不可雕”后拂袖而去。

初夏的一天晚上,突然接到海盼的电话,她说她想见见我。

我们坐在南苑饭店的一间包厢里。她脸色憔悴,显出很疲倦的样子。我关心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只是太累太累。我说,你有事尽管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提出一点看法。

她的目光缓缓地看看我,说:“确实没有大不了的事,只是最近国外有一公司传真警告我公司的产品商标仿冒了他们。如果不撤下来,他们就要起诉和索赔。”

“那你如何打算?”

“先不理他们。”

我说:“先不理可以,但建议你仍需有所准备。我不懂这方面的知识,但我想,你是否咨询一下律师。”

她的眼睛亮了起来,说:“你说我听着。”

我说道:“我们国内国外的律师都找,你运用你在国外留学时的关系,我帮你找市里最好的律师。搞清楚商标究竟仿冒了没有,心中有数了,万一打起官司就可以打有把握之仗了。”

她说:“我也这样想过,只是我身旁没有一个帮我下决心的人。现在你也这么说,我就像有了主心骨支撑。文白,感激你!来,干杯!”

她喝了许多,我也喝了许多。她说了她在留学时的学习和生活,说了她一人在宁波办公司的艰辛。她说,她真不想做下去,真太累了,真想找个依靠,长久地休息。

她迷离地看着我说:“可惜,文白,你已经有了你爱的和爱你的女人,我真忌妒你们。”她笑起来,“不要介意,我不会忌妒的,我只是羡慕你们。来,为你们的幸福干杯。”

我也有醉意了,举起酒杯说:“你是个很可爱可敬的女人,男人能娶上你是他的幸福!”

“那你能娶我吗?”

“我,不能。我有了周虹。”

她说;“能问你一个隐私的问题吗?”

我说;“没关系,问吧。”

她面若桃花,放低声音说;“你跟她上过床没有?”

我不知怎么回答,掩饰中我扬起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说:“海盼,不说这个行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还是喝酒。”她也扬起酒杯一口喝下。

我们相互搀着晃悠悠地走出饭店。她要去找她的小车,我说不行不能自己开。她说那你送我回家。我说好。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将她送到了她的住处。

我望着她一个人步履蹒跚地走进这座高档住宅小区大门,正要叫司机开车,突然听见她一声惊叫。我急忙扔下五十元钱,一面对司机说,不用找了,一面打开车门,跑进小区大门。

她坐在地上,双手揉搓着脚脖子,脸上泪光闪闪。我扶起她问她痛不痛?她说痛得厉害。我说,我来背你。我顺手捡起她脱落的一只高跟鞋,背着她,上了电梯。

八楼,我把她扶进她的房内客厅的沙发上,蹲下来察看她的脚后,问她有没有伤膏或红花油。她说有。我找到伤膏扯下,贴在她痛的地方。

我站起来,说:“海盼,你先休息一下,我回去了。”

她拉住我,悠悠地说:“你别走,陪我一会,好不好?”

我留了下来。不应该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