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小城故事:韩国饭店[续9]  

2009-04-27 00:51:42|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城故事:韩国饭店[续9] - 从来处来 - 岛城游子的博客        图引

 

十六

 

陈莲出门后,陈荷仍躺在床上。刚才姐坐在她旁边的时候,她已经醒了,她没动,她感觉姐在看着她。自从失去父母后,姐和她相依为命,原本在一个学校同读高二的姐,毅然停了学业,承担了供养妹的责任。姐姐在镇政府打杂工,住在镇政府里面的一个不足6平方米的杂物间里。陈荷每星期从城中回来,就和姐挤在一张狭窄的木板床上睡觉。姐说,她已经够好的了,有活做有房住晚上还可以在安静的环境中学习。姐买了两瓶酒和一些水果,和陈荷一道去了镇长家里,感谢镇长对她们的关心。镇长悄悄地说,他的关怀就是政府的关怀,只要姐妹俩以后听话,这关怀一定会继续下去。

一个星期六下午,镇政府大院冷清清了,人们早已下班走了。门卫大爷在准备开始就着花生米偷偷呷上几口土烧酒的时候,猛然想起镇长还没出大门。他不敢喝酒,他要等镇长走后才能喝,因为镇长管得很严。于是,大爷顺手拿了一根木棒,走出门卫室,先拉闭了铁栅大门,接着转身朝大院里走去—他要履行镇长规定的巡逻责任。

大爷在每一间办公室前停下,推一推门锁好了没有。他同样推推镇长的办公室,发现门同样锁紧了。他奇怪,明明晓得镇长没有出大门,可是镇长不在办公室,会在哪?大爷继续向前巡逻。大院的最后面是食堂,食堂的隔壁是杂物间,大爷知道陈莲就住在杂物间里。快临近食堂的时候,大爷听见从杂物间里传出怒斥声:“放开我,出去!”大爷举起木棒紧奔几步,又生楞楞地止住了步子。因为他又听见了镇长的声音:“小莲,只要你顺从我,你和你妹的一切我都会负责到底。”紧接着,里面发出好大的声音,好像在搏斗。突然,杂物间的门砰的打开了,大爷慌忙躲到墙角边,偷眼一瞅,只见镇长一面双手捂着下腹部一面骂着:“臭货,你等着!”从他面前踉踉跄跄地经过。大爷先是暗自发笑,随后又为陈莲担起心来。他知道镇长是个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在这块地方,除书记外,镇长要整治谁谁就甭想逃过。大爷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走了。

大爷在门卫室里感到心口有点闷,就由呷着变成喝着土烧,平时小心控制的量现在也管不了许多。在脑袋有些迷糊中,外边响起敲门声,大爷去开了侧门。陈荷回来了。

陈荷亲热地叫了声“大爷”后径直走向里面。大爷叫住了她。坐在门卫室,大爷对陈荷绘声绘色地告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陈荷还清楚地记得,当她飞快地来到杂物间见到姐时,一切如常,她竟怀疑大爷说的是不是真的?她呆呆地盯着姐的脸,不说话。陈莲说,傻样,怎么啦?陈荷一把搂住姐,头靠在姐的肩膀上眼泪盈盈。陈莲也拢着妹妹,都没有说话。

回到学校后,陈荷想法给镇长打了一个电话,请镇长到城里办事时顺便到她那里弯一弯。镇长自然兴冲冲地去了。在镇长的眼里,陈荷比她姐风骚更好说话。在宿舍,陈荷向同住同学介绍,这是镇长,代表政府来看她。同学们上课去了,宿舍就只她和镇长。陈荷说,镇长,以后不准你动我姐一根毫毛。我姐性格刚烈,你动了她,等于你自掘坟墓。镇长心有余悸地说,你姐厉害,领教过了。那我动你?陈荷笑笑说,看你怎么动。镇长上前就抱住她,这样可以吗?陈荷让他抱着,镇长你忍着点,再一年等我毕业后,我会让你满意的。镇长说,行,我不报复你姐了,以后我会常来看你。陈荷说,行。

从这以后,镇长时常来看陈荷,给她送吃送穿甚至送钱的,陈荷照收不误。对镇长的抱抱搂搂,陈荷也不反对。陈莲仍在原地做,镇长见到她态度也很和蔼。

一年后,陈荷快高中毕业。陈莲要妹上大学。妹说她各门功课这么差,哪个大学也考不上,不浪费时间浪费钱了。陈荷到学校拿毕业证书,镇长喜滋滋地上城里找她,请她在宾馆吃饭。期间,陈荷用镇长的手机给陈莲打了电话,说她今天不回去了。陈莲问她在哪和谁在一起?陈荷说在宾馆和镇长在一起。陈荷和镇长两人喝了不少酒,然后陈荷跟着镇长上楼去了房间。

镇长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门铃响起来,陈荷开了房门,只见陈莲冲了进来。陈莲一挥手就打了她妹一巴掌,紧接着,她拉起妹的手急步出了房门出了宾馆大门。待镇长听见外面有动静探头瞧时,房间里已空无一人,气得他咬牙切齿,捶胸顿足。

第二天快中午时,门卫大爷悄悄地来到杂物间,对陈莲说,镇长一上班就在打电话给不三不四的人,说今晚要姐妹俩好看。现在镇长正在开会,你俩快想法躲避。陈莲当机立断,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和陈荷匆促上城,在火车站买了两张往东的车票,一直到底来到了这个小城。

陈荷想起了这些往事,想起了姐对她的照顾,想起了自己马上要离开姐,不禁泪溢眶外。在姐擦拭她流出的泪珠时,她正想抓住姐的手好想对姐说些什么,可她没有睁开眼睛,她怕失去姐此时此刻对她的温情,她想再享受一下姐给予的这种幸福,因为以后怕是没有了。想到这里,陈荷泪水又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