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影如画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日志

 
 

(原创)小城故事:夏日的清凉[续18]  

2009-10-20 00:04:26|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

 

当天晚上,一帮人马十来个人上了餐厅,占据了餐厅中间的一个大圆桌。为首的是一个20几岁的小伙子,长发削脸,他挥手叫他的两个同伙去样品间点菜,然后叫服务员倒茶。服务员是个实习生,她顺着倒过去,突然有人边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边邪笑道,好嫩啊。她向侧后猛一挣脱,手里的茶壶因震动过大,里面的开水冲了出来,溅到了坐着的人。这个被溅着的人,板刷头,阔脸吊眼。只见他对准实习生,恶恨恨地说,小娘×,侬要死快啦!实习生又吓又怕,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吊眼说,对不起,就算啦?要侬赔!实习生说,我不是故意的,是那位先生,那位先生.....吊眼说,那位先生,哪位先生啊?我肯定比侬先生嘛,侬姆妈......哈哈哈,呱呱呱,一阵乌鸦叫的大笑。

实习生的脸煞白,捧着茶壶,离开不是不离开也不是,眼泪已在打转了。削脸说,小娘,别怕,和你开玩笑的,你再倒茶吧。实习生听了有点放心下来,就又顺着倒起茶来。果然,倒了一遍后,再没其他人跟她闹了。但她听见了削脸对同伙说的话。削脸说,现在闹还不是时候,阿拉闹的对象也不是她。

实习生说,我去冲上开水。说着急急离开了。她找到顾梦虹,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顾梦虹想了想,说,你别怕,我就在餐厅,有事我会到你那里的。

他在营销部跟一家石油公司的代表谈为期两天会议接待的事。双方谈得很顺利,签了合同后,他邀请石油公司代表赏脸吃餐饭。对方爽快地答应了。这时,顾梦虹打来电话,说晚上有人可能要闹事。他要她稍等,回头对客人说,对不起,我还有点小事要处理,先由艾经理陪你去。客人忙说,没关系,你忙。他又对着电话的那头,问清缘由。他说,看来有人是有备而来的。顾梦虹说,冲着你来的。他笑笑说,也冲着你来的。顾梦虹说,要不这样,如果晚上真有事发生,你就不要进来了,我会处理好的。他说,不行,谁知道这帮人要闹到什么程度,你是女子,吃了亏不好办了。我们得想办法不让他们闹,闹了会影响酒店信誉,最好让这帮人吃了后就乖乖地走人。顾梦虹听了,哧的一声笑,你有怎样的好办法?小女子可佩服得紧了。他也一笑,我就想到了,不过现在不告诉你。这样,在这帮人旁边,你留下一张空桌,不要安排另外的客人,我自有用场。顾梦虹说,知道了。

他进了餐厅,慢慢地朝里走,走近了中间的那桌。实习生看见他,脆生生地打招呼:邵总好。那帮人听见了,削脸看了看他,站了起来,扬声说,你就是邵总啊!他停立,微笑,请问你是?削脸说,我是慕名而来,听说邵总到这家酒店没几天,就将这里治理得井井有条,所以特到此地来领略一下优质的服务。他觉得眼前这位年纪轻轻,说的话却老成得酸滋滋的,使人听了起鸡皮疙瘩。他说,感谢你们的光临,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做好服务工作,同时希望客人多提宝贵意见。他的话音刚落,座位上一人就怪声怪气地说,哼哼,我以为邵总像中央领导人一样仪表非凡呢,原来像门口买蟹浆(的人)。吊眼张开肥厚的嘴说,我看这家酒店越来越差劲了,到现在一只菜都没上来。要是小毛在的话,阿拉老早喝上吃上啦。你邵......吊眼还想说下去,被削脸咳嗽一声打断了。削脸说,邵总,你看看,我们已经等了好久,菜仍没上来,我们向你投诉,你看怎么办?座位上又一人大声嚷,阿拉不吃了,赔损失费!他向实习生要过菜单,然后问削脸,请问,你们点了菜后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削脸下意识地瞧瞧手腕上的手表,这个,大约有10分钟了。他仍微笑地说,您看菜单,你们点的菜有米鱼鲞烤肉,有啤酒烤白蟹,有铁板蛏子,有泥鳅蒸蛋,这些菜您都知道,蒸的烤的都要化些时间,如果不到火候就上来,你们吃了不开心,我们也不放心。你说是不是?削脸阴了阴脸,说,好,我们再等会。吊眼说,哼,等会阿拉再跟侬算账,没有介太平!他说,我就在前面包厢里,有事你们尽管叫我。说着朝他们点点头,走了过去。不远处的顾梦虹对他挤挤眼,伸出大拇指晃悠了一下。

包厢里,客人和艾艾交谈得甚欢。他坐下,向客人碰了一杯酒,艾艾也向客人敬了一杯。客人分别回敬。他希望客人通过这次会议,看看酒店的软硬件服务质量怎样,如果可以,请石油公司常来光临。艾艾也配合说,一定为客人提供优质的服务。如果客人能常来,她代表邵总,也代表自己和客人干三杯。客人说,一言为定,要干就三大杯。说着兴高采烈地与艾艾接连碰了三大杯啤酒。酒下肚后不久,客人上洗手间。他问艾艾,你还真能喝的,觉得怎样?艾艾说,这点酒不碍事。他说,你替我给吴刚打只电话。艾艾说,吴刚相亲去了,他调休。他说,你怎么知道吴刚相亲去了?艾艾说,他跟我说了哟。他笑道,我不知道啊,所以叫你打,我有事要和他说。艾艾说,你说啥呀,叫我打就是了。她打通了吴刚的电话,吴经理,邵总有话跟你说,别挂。她把手机递给他。这时,客人回了。他说,我去接个电话,你们继续。

他到门外,对吴刚说了一会话。吴在电话里,得令,马上回。

餐厅里,削脸他们喝上了酒。奇怪的是,他们不吵也不闹,只见他们十来个脑袋不时地凑近一起商量着什么;削脸也打着手机和谁说着什么。最后,他们都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干起杯来。他们周围的餐桌都坐满了客人,就旁边一桌空着,削脸有点怀疑地问实习生,这桌还有客人来?实习生回答说,订桌好了的。

大半个钟头过去了,削脸朝同伙们歪了歪头,吊眼站了起来,端起一盆菜,刚准备张开肥厚的嘴,突然立即被削脸止住了。吊眼顺着削脸看的方向溜去,只见吴刚领着几个人走近了他们,在空桌边坐了下来。吴刚凌厉的目光朝他们一瞟,削脸顿时抖索了一下。削脸清楚眼前的人是不好惹的,有这个人在,要做的戏就无法唱下去了。小毛情报不准,说是姓吴的调休了,怎么现在出现呢?削脸点下头悄悄地对同伙说,今晚歇了。吊眼不认得吴刚,对削脸的举动不理解,嚷道,怎么歇了?小毛还等着阿拉回话啦,不能歇!削脸低声说,别嚷嚷,你晓得啥!吊眼瞪大眼摇晃着身子还要说,吴刚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稍使劲,吊眼不由主地矬了下去。吴刚说,兄弟,是你们哪!削脸哈腰捧杯,吴大哥,幸会幸会,小弟敬你一杯。吴刚接过酒杯说,好好,我敬你们。说完一口喝光,又说,一道坐弄来喝怎样?削脸说,不啦,我们已经吃好了,准备走了。吴大哥,你们喝。再见。削脸向同伙们一使眼色,结了账后,一个个溜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